0 – Prelude:2010香港樂壇:超錯

2010香港樂壇:超錯

萎靡,一零年寫下香港樂壇冷清可憐的一頁。年初香港樂壇的作品寥寥,到了年中更幾乎處於停滯的階段。千禧過後的十年樂壇無疑是香港樂壇最暗淡無光的時代,一零年的香港樂壇更是病入膏肓了,歌手們只懂因循,不懂創新;只講效益,不重製作。誠言要在要2010年揀選香港的十優歌曲和十優專輯都是前所未有的困難,真佩服如斯時勢還有頒獎禮能夠頒發多達130個獎項。

EP橫行抹殺歌手形象
林夕去年接受訪問時說過:「只做 EP會死……歌不是逐首去聽,出 EP得一兩首歌,完全喪失傳統出一張有風格的唱片模式。」一年之後這一切應驗了,2010年 EP 數量之多,足以改變整個樂壇的運作模式,我們可以見到 EP 潮所捲起的不良風。由香港樂壇持旗手陳奕迅、容祖兒各以兩張EP應市,到音樂較成熟的楊千嬅、Swing、王菀之,再到年度較有亮點的周柏豪、周國賢、官恩娜都只以 EP 應市生存。2010年唱片公司學地產商計到盡,務求以最少的資源做到最大的槓桿,賺盡樂迷之外,也為勤派台多爭幾個豬肉獎,正如楊千嬅一張【HOME】做五首歌派足五首台,必然2010年的「發水樓」之冠。

誠如林夕對 EP 的評價,2010年樂壇沒有為歌手塑造過形象,甚至使歌手流於空泛,面目模糊。將2010年樂壇失色的最大罪名加予陳奕迅,鎖碎零散的雙 EP 猶如將幾首質素不賴的 Singles 充數成菜,全碟並非一脈連氣。假設把《無人之境》如此老氣的歌曲湊進【Taste the Atmosphere】,反注別具喜感的《葉問風中轉》於【Time Flies】走一轉時光逆轉之旅皆可成碟。唱片結構如此鬆散,音樂事業何其老練的陳奕迅在2010年竟然沒有為自己找到立足點,EP 製作缺乏方向,連形象也變得不立體了。就算捧紅熱唱幾首《陀飛輪》,《一絲不掛》,《講男講女》,亦不代表陳奕迅這年的音樂製作可以冠上成功二字。

連小明都跑得快過樂壇
2010年樂壇沒有被傳媒捧出甚麼大熱作,偏偏網絡炒紅了幾成熱滿全成的歌曲,成為香港人茶餘飯後的熱話。謝金燕亂跳舞,高呼今年冠軍係我,連 Youtube 點擊率破百萬的陳奕迅《陀飛輪》MV,也及不上一首《嗶嗶嗶》。老母撼贏勞力士,更覺一零樂壇的空洞虛無。

思源淺窄,風氣保守,一零樂壇不如一首《小明上廣州》。李家仁醫生大膽嘗試何沛澄處理的電音和Hip Hop部份外,作詞的韋然竟在兒歌作包裝的葫蘆之內埋下一堆政治密碼讓人解讀。最幽默並非網民慢版快版 crossover 的種種惡搞,反而是李家仁醫生發揮著 My Little Airport 的政治諷刺功能,醫生踩過界轉職 Indie 歌手,你我哈哈笑。

連醫生都有如此表現,這年的流行歌手多麼羞家。陳柏宇死抱《你瞞住我》的流行,照板再煮出一張【Put On】,縱是靚聲一把,都彌補不了大碟的單調乏味。都五年了,側田還好像沈醉在《我不是好人》的年代,唱著《愛的習慣》這些罐頭情歌,大概側氏情歌已象徵著零新鮮感。張敬軒【No. Eleven】不過是新器舊酒,沒有超前自己的意識,缺乏過往的魅力。更不用提衛蘭的【Love Diaries】,繼續淪為任由老闆擺佈且了無新意的木偶一隻。不進則退,若然上述歌手繼續安於現狀,相信這些名字會很快消失。

一團俗氣之中,《最好的……》已算全年最驚艷的作品,挾著《畫意》對藝術的沈溺和《雷電》的神經質,由馮翰銘多變的編曲逐層承托,以懾人的藝術品姿態為一零樂壇年潤色。一零樂壇中喜見有些歌手還能掌握時代脈搏,古巨基在英皇手中仍能偷生,推出具社會觸覺的【時代】已算萬幸。但也不及新晉樂壇組合C Allstar 的歌曲題材的橫切面廣闊,論盡八十後、微博、世界盃等等,以歌曲為一零年不同階段打磨。農夫、RubberBand 亦能用心發掘新鮮話題,華實並稱的【奇蹟】和【Connected】都是年度香港樂壇的代表作。

香港歌手如何建立「第二個家」?
當鄭秀文在台北小巨蛋開演唱會,莫文蔚【寶貝】備受台灣樂迷好評之際,回眸過去幾年都再沒有香港女歌手能成功立足台灣。一零樂壇,香港有三位女歌手勇戰台灣市場,有趣的是三人策略各異:有歌手笨到徹底剷除自己的形象;有一位將在香港建立的形象一式一樣地搬到台灣;比較聰明的那一位選擇以最簡單自我的形象攻台。

一零年的謝安琪的音樂徹底地喪失靈魂,當《脆弱》在香港被傳媒熱播時,【第二個家】不但在台灣惹不到甚麼關注,又不討好香港觀眾。要知道謝安琪一向有其功能,作為香港人民的喉舌,以歌曲繪畫浮世百態,方可撐起她第一個家。當【第二個家】的作品流於情情瘩瘩,謝安琪的音樂因而變得庸俗而失去鑑賞價值。謝安琪選擇以這樣的姿態闖台是必然撞板的,在台灣同類型的歌手不乏,聲而優則唱的歌手更是比比。在沒有重新檢討自我價值的情況下硬闖,謝安琪終會淪為第二個容祖兒,四度闖台而無一獲。

要定位明確,忠於自我,方能鑄造更光更亮。何韻詩過去兩年相當吃力地探討社會弱世社群後,一零年反樸歸真,以華星時期的清新形象闖台。何韻詩凌駕【無名.詩】比起前幾張粵語專輯來得自然舒服,焦點也回歸音樂身上,不再被所謂的概念框死自己的創作空間。成功抓著台灣樂迷的口味,何韻詩算是近幾年來唯一能在台灣的土壤上播種的香港女歌手。至於G.E.M的【My Secret】國粵參半,純粹試水,喜幸形象鮮明,但單憑她那個巨肺也在台灣賺到一點關注。這兩位歌手才算真正地在台灣建立了「第二個家」,相信日後在寶島市場會有很好的前境。

一零年飛躍進步獎:容祖兒
我從未試過為容祖兒護航,但一個【Number6 演唱會】使我重新評價這一位女歌手。從來認為容祖兒只是一台唱歌機器,生硬地為一首又一首K歌倒模,而音樂底蘊並不深厚。但我認同她越唱越強的性格,容祖兒一直在音樂上是有意識地進步著,經過多年閱歷沈澱,我不敢說她脫胎換骨了,但總算淆出了一些味道。【Number6】的賣點重歸於音樂,容祖兒以結他自彈自唱《空港》,《越唱越強》字字踏實堅定,卸下濃妝,容祖兒更加忠於自己。貴為香港樂壇一姐,被千夫咎病名不符實這麼多年,誠願她下一個十年有在音樂上有更深層次的演化,越唱越勇,找到方向。

結語:從超錯到起錨
四大唱片公司和三色台因版稅鬧翻,也不過蒜皮小事一宗。歌手少了一個露面的平台,傷害也及不自己缺乏進步的意識和膽量,更甚者出賣自己靈魂,為了賺取最大效益弄得自己形象支離破碎。香港樂壇拋錨超錯,確實讓人痛心。歷越十年浩劫,是時候痛定思痛,反醒一下過去十年為甚麼搞了一個這樣的爛攤子。若然下一個十年是光芒綻放的話,起碼能信服廣大樂迷:放慢了腳步的2010年,是一個沉澱,為了撥亂反正而養精蓄銳。奮鬥總不太晚,互勉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