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維穩才是真正坦白- RubberBand 【FRANK】

「黐線! 一字樂評」- 穩
抵抗維穩才是真正坦白- RubberBand 【FRANK】

RB

唱片公司:東亞唱片
推出日期:2014-04
分數: 7.0

活在香港這座城,要抽空赤裸面對自己從來不是易事,我想不到有比音樂更好的工具滿足這心靈需要。但香港樂壇能駕馭這個命題的歌者並不多,畢竟音樂要赤誠感動,藝人也要知行合一夠坦率才不會被扣上夏蟬語冰。而RubberBand 再度參演維穩騷難免會惹來支持者失望,出演恐怕與他們樂隊所創造的音樂和價值相違背。

RubberBand 絕對是香港樂壇的一個重要icon,我們慶幸香港孕育了一隊如斯富人文觸覺的樂隊,他們的音樂從不帶絲毫維穩態度。正如雕鑿兩年的【FRANK】,以成長作主軸去帶城市人回歸坦白,錐中了城市人的需要和繼續高呼自由的訊息。主打歌《成長說明書》和《是時候》正正都是 RubberBand 的擅長好戲,製造共嗚及鋪排一個內省的空間,為城市人治療瘡疤。然後你不會詫異聽到有發現號無懼精神的《前面尚有一萬里》和2014年版Armani的《We Are One》這些帶有凝聚能力及改變動力的歌曲,為你在生命加添同行者。更不乏《大話西遊》和《黑雞》等典型的嬉笑怒罵。確是好聽,確是感動,但這都是我們可預見的公式,自【CONNECTED】和【EASY】後這框架被大致沿襲下來,【FRANK】亦不例外因循這套創作公式,一次驚喜,兩次尚可,三次確實有點膩,實在令人擔心RubberBand是否過份安於現時的唱片結構而缺少了突破性的發展。

兩年的音樂製作時間,在香港而言是非常非常的長,我期待【FRANK】會是一張很偉大的流行音樂作品。不過這期望顯然奢侈,內容坦白,卻製造了 RubberBand 音樂最空洞赤裸的一次。【FRANK】這個主題顯然是過份聚焦的,吹水的《大話西遊》、隊酒的《把酒當歌》、睇波的《黑雞》,RubberBand 將主題定位在一個中年男士的圈子,切入面是過份的窄而同質性高。且音樂部份零散而沒有記憶點,Tim Lui 與RubberBand 包辦填詞,卻笨拙到將相同的詞組散落在不同樂章。舉個例,酒、飲勝這詞組分別在《把酒當歌》、《人生有個真正朋友》、《心照一生》都出現過,是論盡地鋪排一個概念,更莫論「坦白」從來不只是得酒精、鏡子、 路這些用字,欠缺畫面感的描繪大大減低歌曲的流播程度。【FRANK】這個命題值得有更好的發揮,對社會的敏銳度或是主題的的運用大都不如【CONNECTED】和【EASY】。

練習:砌一張【Frank】的粵語合輯
RubberBand這張專輯對於赤誠的展現顯然不夠多元,坦率這回事可以透過生活上很多橫切面呈現。下列歌曲有對身邊關係、對自己的坦誠凱,甚至有歌手自我價值表述,如果 RubberBand 要談坦率可考慮造一首《RubberBand》,畢竟這也是他們一直背負的價值。

01 古巨基《花灑》(2006) – 坦率由沖涼開始
02 盧凱彤《圓滑》(2013) – 肥皂去掉油膩,討厭自己的油膩也是一種坦率
03 陳奕迅《Shall We Talk》(2001) – 對家人的坦率,說話是最赤裸的表達
04 許廷鏗《青春頌》(2012) – 是一部更有畫面、有血有肉的 《成長說明書》
05 林二汶《Wanna Be》(2012) – 想做就做無顧忌最坦率
06 王菀之《開籠雀》(2010) – 想講就講無顧忌最坦率
07 謝安琪《喪婆》(2005) – 一個虛構人物的坦率例子,應該是阿藍的好朋友
08 何韻詩/Shine《勁愛你》(2002) – 對身邊的人講我愛你是種可愛的坦率
09 楊千嬅《楊千嬅》(2007) – 唱出自己的價值,可能是香港樂壇最坦率的歌曲
10 容祖兒《卸妝》(2006) – 面對自己,卸妝是坦率最好的喻體

不過還是欣賞 RubberBand 這次在【FRANK】編曲上的心思,器樂運用上尚能保持新鮮度。《童稚萬歲》的多元弦樂運用成就了一首全碟最飽滿燦爛的作品,而《人生有幾個真正朋友》口琴的運用開拓了 RubberBand 比較鄉謠的嘗試。RubberBand這次最精彩的是在大碟增加了電音的運用,營造了一些新層次,更窩心溫暖的《是時候》 或是灑脫爽朗甚至向Daft Punk 致敬的《放》都是新鮮的,RubberBand 下次在電音運用上絕對可以更大膽,駕馭良好將會是樂隊一個風格突破的好方向。

欣賞 RubberBand 辭演維穩騷的決定,面對樂隊價值遭受蠶食時,他們絕對有必要捍衛自己的自由意志,坦白對唱片公司抗衡。這是一場樂隊精神捍衛戰,正如RubberBand 在《前面尚有一萬里》也搬出了甘地、昂山素姬、曼德拉等無數革命英雄,沒有一個啞忍與委曲求存者。要說服大眾為人要FRANK,先要以己作則,這樣才會成就一張真正完整的概念唱片。

首推:《童稚萬歲》

!!「黐線! 一字樂評」 是ch!sin 的實驗音樂評論專欄,在一字咁淺的音樂導賞及音樂評論中,反思歌者在香港音樂工業中的位置和開拓能力,強調歌者建立個人音樂特色,長遠梳理歌手成長史。網主為傳統樂評無乜市場而擔心,同時嫌【100毛】樂評入口即溶,所以希望為文字加添玩味。「一字樂評」非一言堂,歡迎讀者提出意見。

Advertisements

樂隊在抽社會水還是改變社會?

cover

情歌退燒了,隨著樂隊潮翻起,我們喜見本地音樂回歸社會議題。曾去梁來,大氣候沒有安定過,然社會最壞的時代成就了樂隊最好的時代,也許梁振英最有建樹的範圍莫過於刺激起樂隊的革命因子。

可是我們總不能因為歌曲有社會元素就盲目如 MAY 姐一味叫好,在社會議題歌曲膨脹的這些年,讓我質疑樂隊製作這些歌曲的功能,到底是為名、為抒發還是為改變。樂隊在抒發對社會的不滿時,有沒有自己的訊息想表達?而樂隊們,到底你們為甚麼而立?

樂隊運用社會話題的手段有高有低,在此我提出將樂隊對社會話題的運用分為三個層次:-

3 base

第一層,以社會熱話增加樂隊名氣;第二層,將話題整合成現象,以音樂抒發對一個現象的感受;第三層,社會現象對樂隊的價值有所衝擊,樂隊圖透過音樂輸出訊息和訴求,以次文化改變或凝聚大眾想法。

Type 1 低層次地靠社會熱話上位

1

一個熱話的誕生,有些樂隊就順勢推歌把握上位良機,其動機是單純回應市場需求。作品不帶有內化過程,只是流於片面地形容事件,也沒有具體信息輸出。假設有樂隊做首《十四巴港女》,節錄當中金句,形容當時場面,其實並無意義。一隊樂隊也不是為討論區而立,就算得到再多的點擊率都只是在濫用搖滾精神。請記住樂隊不是在為花生製作主題曲或為《頭條新聞》製作配樂。如果社會熱話成為樂隊儲蓄名氣的工具,音樂也變得廉價。

Type 2 中層次的話題整合與抒發

2

樂隊對社會話題有所感受是必要的。大概每隊樂隊的成立也定必有一個 Ground,可以是信仰,可以是政見,在這個基礎上他們會找到有感受和想抒發的議題。一個熱話本身並不帶有意思,它之所以被炒熱定必有其象徵意義,背後甚至附帶社會現象去解說。樂隊抽熱話水是沒有意思的做法,對社會現象的感慨和抒發倒是有點意思,也是樂隊走在一起自然流露的感情。而比喻則是一個常用的手法,是一個較高層次的抒發。這些歌曲最多只可成為市民的一個抒發代替品,歌曲與社會的互動並不是那麼多,也不包涵改變社會的動力。

Type 3 音樂帶有凝聚或改變社會的革命因子

3

一隊偉大的樂隊,一定有著牢不可破的核心價值和社會使命感。他們劃出了自己的邊界,所做的音樂抗衝著主流價值,甚至存在一些對主流價值的控訴,當中的反差好讓大眾反思。他們凝聚了一班價值觀接近的樂迷,組成一個有意識的社群,社群的成員在樂隊的音樂中找到寄托,接收並推廣音樂的訊息,逐點逐點改變著主流社會。


*《天地會》成員高呼「還我昨天理想」。KOLOR 近年的作發抒發出很多社會不滿,為人民出氣之餘,他們可以行得更前。


*1990年南非民族鬥士曼德拉結束27年半的政治獄,家駒寫下《光輝歲月》紀錄這場膚色鬥爭,把曼德拉自由、大愛、反歧視的精神透過音樂宏揚。這也是 Beyond 的偉大所在。


*達明一派政治話題入歌比比,善用暗喻隱藏政治密碼算是他們的一大特色。


*「我要進入你,你你莫逃避」大概不是一個訴求吧。


*音樂無分主流地下。去年 RubberBand《睜開眼》的成功是基於其喚醒和凝聚的能力,不止抒發大氣候的不安。

樂隊 MK 與否,並不在乎音樂種類、形象和技巧,更重要的是做音樂的心態。有著這樣的政府,社會議題歌曲會繼續膨脹是可見的。近年樂隊製造了很多讓香港人抒發的優秀的作品,但這些歌曲不但沒有為主流價值帶來甚麼衝擊,更大問題是打破不了時間的局限,隨著話題退溫而消失。就讓這些歌曲活得更有意義,超越感受和抒發,注入一些值得推崇的價值,才會有更偉大的作品誕生。我們慶幸香港新樂隊潮把守著本地音樂的最後一道防線,但他們絕對可以成就更多,用音樂給予這個城市更多衝擊。

為李純恩介紹十個千禧填詞「文盲」

文盲

林夕
同一份報紙的專欄,一個是文壇才子一個是文盲。文盲林夕用華麗字藻繪水的百態,掌握塵世情感,卻敵不過飲盡百家酒水,走遍大江南北的李純恩。認為文盲寫水寫得膚淺是應該的。

麥浚龍《弱水三千》(2009) /林夕
山水非山水 凍了變雪堆
山水般山水 遇熱若霧水
混雜絕望後便是淚水衍生出心碎
葡萄若化水醉了會再醉 會跌進漩渦太虛
擠於渠裡 浸於浴裡 同樣落自春水

黃偉文
文盲黃偉文善用淺白文字寫故事,情惑流露自然。或許對於出版過小說十本的李純恩而言,黃偉文只是一個寫字很赤裸的戀物狂。

何韻詩《勞斯.萊斯》(2005) /黃偉文
能成為密友 大概總帶著愛
但做對好兄弟 又如此相愛 旁人會說不該
忘形時搭膊 自有一面退開
暗裡很享受 卻怕講出來
兩眼即使 移開轉開
心裡面也知 這是愛

周耀輝
文盲周耀輝多寫城市人浮藻毛粒,不落地而意象多,蘊藏詩意美。李純恩曾把也斯的新詩評價得一文不值,自然不會把周耀輝看在眼內。

陳奕迅《還有什麼可以送給你》(2009) /周耀輝
梧桐將秋色 無私的給了多壯闊的地
然而想不起 剩下什麼給你
薔薇將春光 如一的給了最細緻的味
從此想起 遺憾不應給你

梁栢堅
李純恩該有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吧。文盲梁栢堅填詞的《獵鹿者》,由李旺陽事件呼應到一九八九,再用獵人隱喻中共極權,鹿群隱喻一班為民主奮鬥的社運人士,或許在李純恩眼中政治不能用音樂表達。

KOLOR《獵鹿者》(2012) /梁栢堅
大樹下找到尾巴 獵鹿人射槍一下
在樹林 夏天一晚 漆黑中添血花
在翌日媽媽痛哭 是鹿群大感悲痛
罵獵人作出指控 很多鹿失了蹤

林若寧
文盲林若寧去年凝聚了很多香港人,在動盪不安的 2012 年成為了很多香港市民上街尋求公義的主題曲。也許李純恩譏香港填詞人太年少無知,太憤世疾俗了。

黃貫中《年少無知》(2012) /林若寧
年少多好 頑劣多好
不甘安於封建制度裡 迷信上街真理會達到
旗幟高舉 群眾聲討
不惜犧牲一切去上訴 權貴的想法太俗套
只可惜生活是一堆挫折 只可惜生命是必須妥協

林寶
李純恩應該嫌香港填詞文盲用字不夠地道,認定許冠傑之後再無草根歌詞。文盲林寶最愛以地道的廣東話字入詞,或許李純恩當了有錢人,不再體會到半斤八兩的心境,今天諷刺奸商的《Hehehe》他就嫌低劣無味了。

Swing《Hehehe》(2009) /林寶
前路暢順 為何被你 兜咗出新界
同事詐病 痊癒極快 橫掂有保險 不要嘥
有霧記住搏大 搶米先要手快
菜壞照賣照賣吃壞師奶

小克
李純恩一定很念舊,尤其是香港舊時的好風光,才會搬出黎彼德增強自己的說服力。文盲小克善寫老香港情懷,用文字留低過三越大丸尚在的那個銅鑼灣,也用文字留低過屹立中環70年的永和雜貨鋪,李純恩應該很鄙視對集體回憶無病呻吟的小混混。

張繼聰《永和號》(2012) /小克
半斤消逝時光 感情二両 可會有糴購
百載商號歷史 終會有盡頭
臨下水一剎 瓶內燒酒衝開缺口
船開走 乘風走 籠中相思雀率領風雨合奏
年老艦長看透 陶缸中似錦的星宿 回望這生的奮鬥

陳詠謙
文盲陳詠謙寫的無厘頭歌詞,用最無聊的歌詞寫最無聊的特首選舉,李純恩應該看不上眼。

陳奕迅《笑死朕》(2012) /陳詠謙
活著就是痛哄哄騙騙騙了三餐加一宿白手興家你在講廢話
另一邊廂我在講笑話 兩者一決高下
還未談及電視在直播某個政客說了整整七分鐘悶到我熄了他
來個笑話笑死朕 不可以嗎
耶和華民望日日落後 如來佛避忌就話投陳奕迅

游思行
李純恩在文壇有知名度,愚民不敢反駁。善寫人生成長和用環境抒情的文盲游思行,面對強權只好啞忍不敢多說:「你那低一級的口吻,我怎麼敢開口笑愚笨」。

盧巧音《圍牆》 (2007) / 游思行
四歲半 我看格鬥武士 你就當一般的爛漫天真
到八歲 要看世界意義 你答案太敷衍得傷我心
我的畫紙人生 早已畫滿疑問
你那低一級的口吻 我怎麼敢開口笑愚笨

藍奕邦
李純恩人老了難怪對世事變得麻木,如活在密封罩中懶理抨擊。文盲藍奕邦無論用多細膩筆觸寫人的情感,都感動不了李純恩的。

周國賢《密封罩》(2009) /藍奕邦
我再也不會傷心 同時沒法再興奮
麻木到一邊乾香檳一邊抽煙觀看地震
你別要難過 施捨一個憐憫
這種都算某樣抗體免疫痛楚天賜給我的護蔭

盲,目不能決黑白之色則謂之盲。以偏概全這大忌,就是心盲。用實例佐證千禧年後香港依然有好詞。眷戀自己的黃金年代是可以,但決不能否定未來的創作。

觀眾與歌手演唱會的期望落差

Eason

香港人經常忘記了歌手對演唱會也有期望。這又難怪的,要明白今天樂迷等預售排通也買不到演唱利入場券,最後要另找門路才跪求到一張「Eason’s Life」,所花費的時間支出已遠超 $680,樂迷自然對歌手的期望更多,定要消費演唱會至值回票價。

但香港普遍樂迷對值回票價的定義其實很膚淺:
1 Encore 時間長;
2 舞台效果多;
3 握到手;
4 影到相;
5 能嗌到歌手有反應;
6 除衫、除衫、除衫!

我希望這不是你們的要求,這些對歌手的要求其實與音樂沒太多直接關係。這次陳奕迅演唱會為香港樂迷上了一堂「演唱會態度學習課」,讓樂迷反思到「原來歌手對歌迷也可以有期許」。

「互動」是演唱會最重要的元素。唱K、聽碟與歌者之間並沒有存在互動,這才顯得演唱會的奢侈。可惜大部份香港樂迷所希望與歌手的「互動」是握手甚至吵嚷招惹歌手注目,但歌手希望的「互動」單純是音樂之間的交流,你在站立擺動身體以至內化音樂訊息,歌者是感受到的。

香港樂迷們,用 $680 買個除衫位,真的是你想要買到的東西嗎?

陳奕迅【…3mm】的政治暗機關

有唱片公司的旗下歌手被中聯辦禁止就洗腦國民教育議題發言,恐怕歌手們日後只可以走走文字獄,透過藝術作品去抒發對政局的無奈。疑心作祟,總覺得今天再沒包袱的陳奕迅所推出的唱片絕不會如斯簡單,層次已由個人內化提升到社會諷刺。當2010年陳奕迅已小試牛刀推出過《超錯》去表達對民主黨變節的不滿,【…3mm】中每首歌背後藏有政治密碼未必是憑空想像,尤其在政局動盪的2012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