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宥嘉 | 今日營業中

未命名 - 2.jpg林宥嘉 | 今日營業中
2016-06 | ★★★★☆ 8.0

如果我們都是一間間商店,請見諒營業時間之短,因為和自己對話需要很大勇氣。林宥嘉【今日營業中】賣的都是內心深處一瓶瓶複雜的情感,是每朝在社會碰撞跌損後,獨處面對心扉,為自己添補的一滴滴「善良」、「熱血」和「人性」。

【今日營業中】可逛的不只是林宥嘉穿梭於國粵兩語的跨語言駕馭,更精彩的是服完兵役的林宥嘉如何有層次地細緻釋放情感,鋪墊出一場由冰冷、喪失感知、抽離世界的心靈封鎖,到恢復溫度,擁抱情感、學習自愛的內心戲。《讓世界毀滅》毫不施放林宥嘉以往的搖滾狠勁,全因詮釋者明白需要演繹的是逃避現實而非粉碎世界。到《天真有邪》販賣的愛恨交織,林宥嘉麻木不仁的應對,對每個字尾音長短收放講究,比感性的呻吟來得更淒涼。《壞與更壞》對一個三十未滿的歌手而言本來就不會稱身,不知是哪兒拈來的看透世事的冷眼,用歌者的個性掩蓋過於公式化的歌曲。全碟最冰冷的部份,林宥嘉如貫用上懶慵的腔調,卻聰明地將激動交給器樂無縫代訴。

思念證明人的情感存在,《我已經敢想你》將【今日營業中】由逃避扭向面對,到《一點點》重塑自己過去,《飛》的重新上路,林宥嘉的聲線也開始帶有溫度。《我夢見你夢見我》用第三身裝飾自己,從失聯舊朋友遠眺一個對世界尚有好奇、有感知的自己。思潮過後,《白晝之月》回到當下,欣賞自己營業的勇氣,最後《寵兒》將漫天星屑定格,弦樂拉來愛擁抱自己。然後關店,關燈,睡覺,再周元復始地對世界冷感起來。

打著探索心靈旗號的單曲比比,卻鮮有概念專輯完美分割出面向自己內心的時間軸。【今日營業中】容讓林宥嘉在微弱的音樂燈光中發揮,如不按章法地在副曲讓器樂留空,或是輕敲和弦讓歌手在麻木中喃呢。編曲與製作配合到了,只嫌文字部份未有太多記憶點,只依仗老闆的營銷技巧拯救。營業開店,也是打徉關心,你的店鋪已有多久沒有營業?

全碟首推:《我夢見你夢見我》

Advertisements

Ch!sin 虛擬合輯#10 – Resilience

restwitter_400x400

這是一個社福和教育工作者忙碌的季節。

自修室的年青人都愛帶著耳機,我有時很好奇他們在聽著甚麼歌,是自勵自勉的《陽光點的歌》,還是自詡在刑場受耙的《天下大亂》。大概每個人都經歷過一些在密室生活的日子,那些遇到逆境選擇逃避現實的日子。在未找到適切傾訴對象或整理好思緒前,不少人習慣將情緒投射在流行文化中,可能是一本書、一齣戲、或一張歌單,然後嘗試經歷一個自癒過程,尋找共嗚,才勉強找到一絲勇氣走出這個房間。

我們在尋找的,叫 Resilience。一種內在的,引領你復原的,自癒的療心藥。

就算耳朵罷絕家長、老師、朋友的聲音,很犯賤地我們的耳朵還是想尋找一些聲音充斥。如果你相信 “Pop Music Therapy” 這個虛擬理論,我們贈送年青人未必是「辦法總比困難多」小冊子,而是張歌單。Ch!sin 先擬一張 “Resilience”,由天台飛人一躍而下的念頭開始,處身下耙對家庭權力的啞忍、考試制度的疑惑、或是在愛情試煉的不果。復原總是在最暗黑處開始,尋找光源、尋找共嗚、尋找快樂、接受不完美。成功療合,才有能力循環下一次逆境。

這未必是一張單純歌詞主導的專輯,弦樂的出現很神奇,往往有辦法帶給失意者溫度。這虛擬合輯多由2010年後單曲組成,導向是用當下聲音支援當下心靈。但收結借來了2001年的陳奕迅《信心花舍》,我們失意時或許需要黑澤明摘來的白玫瑰,但更重要贈給自己的是「自己」,因為困難令自己信仰出現裂痕,才有藉口建構一個新的自己。音樂有時就是這樣奇妙地送來了「自己」。

Resilience,豈止年青人需要。



 

01 | 天台飛人(2009) /RubberBand
無盡困擾,縱講不清,都想去為你傾聽。So please don’t jump!

02 | 下靶(2012) /C Allstar
甚麼都看不起我。

03 | 愛德蒙多(2008) /何韻詩
在試卷,誰剔出我階級前途,剔出怯懦。

04 | 井(2012) /張敬軒
我要是為情能沉下去,便有勇氣一力,爬起。

05 | 光源(2014) /林欣彤
立於黑暗背面,儲備熱情如湧浪。

06 | Go With The Flow(2012) /周國賢
無犯禁,沒判審,來換別個觀點感覺黑暗。

07 | 有人共嗚(2015) /林奕匡
或許一起這路程,幾經艱辛的反證,必經幾多波瀾至會穩定。

08 | 懂得快樂(2011) /SupperMoment
城內每一朵花,都要跟每一個建設抵抗。不只得你我。

09 | Imperfect(2012) /周柏豪
便發現怪物也看出精緻,不應討厭。

10 | 信心花舍(2001) /陳奕迅
信心花舍,特殊為你開鋪,誰經過你面前都知道。甚至自己都可送到。

Available on:
YouTube
Apple Music (只限訂閱者)
Spotify

【虛擬合輯#9】《是但,求其,冇所謂》/Eric Kwok

8GB-Iron-Man-USB-Flash-Drive-Left-Hand-15100284-5

Eric Kwok 最好的歌曲絕不是《囍帖街》,他可貴在精神分裂,擅長製造華麗瑰麗的旋律,如《幸福摩天輪》《華麗邂逅》,也可駕馭 Big Band, Funk, Hip-Hop 等多種創作。他蘊藏 Swing 的過動因子,音符難捉摸流向,但異常流行。情歌比比,但作品多寫浪漫少寫抑鬱,正向能量較多。雖然反對郭偉亮+林夕/黃偉文這條造歌方程式,但也不得不承認 Eric Kwok 的創造能力,尤其是千禧年代前後的他最有魅力。

Continue reading

李克勤黃偉文蠢到無朋友 《北京北角》的中港關係浪漫化

2014-06-26

李克勤新歌《北京北角》在中港關係水深火熱之時誕生,黃偉文在歌曲中露骨地向北京示愛,寄寓中港之間應彼此互愛,喻香港人放下成見。對於有良知的香港人實在難以消化這種低級幽默,怎會有人笨拙到形容中港矛盾是「怡情小吵」?我們不是在和北京談情耍花槍,面對北京白皮書威嚇,扼殺新聞自由,逐分逐分將我城分割,寫「北京北角還是有緣」未免是過份浪漫。

香港和北京不是床頭打交床尾和的夫妻,對於這麼嚴肅的課題並不是香港人的幽默感可包容。歌詞中出現「北歐太遠,北非太亂,原來北京親切點」這些令人嘔心的反襯技倆,如同在高唱紅歌向北京獻媚。我所理解的「親切」是親身切地聆聽民意,了解香港市民的自主訴求,而我們對北京處理港澳事務的手段只可用上「粗暴」二字吧。《北京北角》或可白皮書主題曲,充份演繹「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

有人集結力量灌錄《問誰未發聲》希望港人覺醒,偏偏《北京北角》就唱反調叫大家吞聲忍氣。當中一句「何來真火隔夜怨,怡情小吵也就算」是一種沉默忍讓的表現,面對中港矛盾這些大是大非竟然妄想港人退後一步就會海闊天高。七一當前,正是港人用腳步表達訴求的最佳契機,《北京北角》宣傳的這種退縮情緒實在令港人無法接受。我們不是「由圍觀者撥著扇」中的圍觀者,而是切身處地感受到治權受到逼壓的香港人。

將政治關係以愛情探戈作比喻,黃偉文不是第一人,只是他寫得蠢到無朋友。潘源良為達明一派處理過《你還愛我嗎》(1989),抒發對主權移交的無奈與擔憂,希望回歸後得到前殖民地的祝福,寫得合時合宜。林夕對政局看得比較剔透,《斯德哥爾摩情人》(2013),道出不少香港人回歸後對治權逐步退讓至連立場軟化,中共由一個逼害者變成情人的身份轉移,是一首對當下香港時勢觀察入微、見解獨到的作品。黃偉文缺乏這種政治智慧,在《北京北角》亂灑鹽花,以為是在炒紅時事熱話,其實是小聰明用錯地方,他朝夠膽用舊瓶一雞兩味寫首兩岸友愛的《北京北投》也不足為其。

這首歌曲在這個班底下誕生是詭異的。黃偉文在佔中公投也鼓勵香港人投票,林一峰在【城市旅人】展現城市觸覺,接受主場新聞訪問亦言「邊個社會無矛盾」,只有李克勤為了穩保內地舞台而甚少表達政見,亦不敢在六四事件陳述己見,令人質疑創作班底是否為了工作機會而埋沒良知。相信不用多久,就會有人為歌曲站台叫受眾去政治化,甚至當受眾弱智將「北京」和「北角」說成是布公仔名稱,意圖淡化當中和諧味道。無論黃偉文這趟食字多靚、歌詞多工整,或是林一峰旋律多簡潔有力、監製出一首多麼完整兼具親和力的歌曲,歌曲的立心就是如斯令人感到不安,手法也是低級拙劣,別以為用童謠包裝就可以裝可愛化險為夷。

也許有人以為自己在維繫世界和平。但面對 ISIL 殺戮強搶,該不會有人寫首歌講遜尼派和什葉派本是同根生,該相親相愛吧。

————————————————
北京北角

曲/ 編/ 監 : 林一峰
詞 : 黃偉文

北京北角 真心相愛 好想見面
看看地圖 隔了萬里
若靠這個距離延展彼此掛念
就嫌「神交」都過份遠

北京北角 金紫荊對開許個願
以愛熱溶那界限線
就怕最尾 發展南北竟不過電
二人同居 先變大戰

北京北角 應該了斷
殊途怎可 太親善
很多講法 還沒有完
由圍觀者 撥著扇

北京北角 心慌意亂
無疑分開 爽快點
想深一遍 還是有緣
如何捨得 斷就斷
如何扯開 百丈遠

北京北角 走出死角 剛剛發現
這兩座城 看似甚遠
但你再退兩步 宏觀畫面乍現
地球儀中 不算極遠

不經不覺 不可割斷
然而怎麼了心願
想番北角 如沒有船
橋樑都可繼續建

北歐很遠 北非太亂
原來北京親切點
北京北角 還是有緣
如何捨得斷就斷

北京北角 不可割斷
為何相生 卻急著去煎
北京北角 是一心兩面
並無所想那樣遠
何來真火 隔夜怨
怡情小吵 也就算

香港音樂評論組織 (HKMC2) 成立

banner Finalized 1000x250 v2

致 ch!sin 讀者,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小植植成日諗:
點解有”香港電影評論學會”,但係無”香港音樂評論學會”?
點解台灣有金曲獎,美國有Grammy,但香港無一個從文化藝術角度出發既頒獎禮?

在如斯荒誕的香港,要打破固有機制就要帶來一些衝擊。政治的醜惡我們靠激進民主派揭露,電視的霸權我們靠新頻道攻打,也有人佔領中環抗金融霸權。大家都說香港樂壇病了,又知道頒獎禮是一場商業遊戲,卻未見一道衝擊的力量。霜凍十年,清醒的樂迷走去聽外語歌,沉迷的就繼續在傳媒的數字遊戲之中盤算。很痛心。

我絕對沒資格去改變香港樂壇的現狀,但我可以凝聚一班有相同志向的人。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個音樂評論人,成立了「香港音樂評論組織」

網站:http://www.hkmc2.com/
Facebook page:http://www.facebook.com/HKmusiccritics

2012 logo

各位 ch!sin 讀者,我深信你們都是一群清醒,而仍然對香港樂壇不離不棄的樂迷。希望你會支持「香港音樂評論組織」,也支持「香港樂評選’2012」。而 ch!sin 不會倒閉,只會變得更加痴線。

chi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