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詞建國。音樂回歸 (1997-2017)

用本土音樂寫香港後殖民史,從歌詞中尋找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象徵。

(a Credit to 快樂的 lining up “music chronicles of hong kong” @ youtube)

#1997

//在七月那天,在這裡有轉變,分開妳我一萬年//
– 林海峰Jan Lamb《彭小姐》

中英談判時與六四,在不安的大氣候八十年代末出產了達明經典《今天應該很高興》、《天問》或是黃霑【香港 X’mas】中慈祥鵬過聖誕的黑色幽默作品。然後,善忘的香港人放眼經濟上揚而忘記大限將至,而樂壇再也沒太多記載對英國治權臨離情緒的流行曲。1997年林海峰的《彭小姐》露骨向肥彭千金告白,這份依依不捨也自然延伸到一個即將結束的治權。將治權擬為女性,還有18年後 C AllStar 的《后會無期》,同樣寄載著同一個相愛卻沒有選擇分離的故事。

#1998

//事件曝光,傳媒各界爭相指實,啲咁嘅社會問題我問你地究竟邊個負責?個特首剩係鍾意威,啲口水議員就大隻西!經濟低迷,奸商又偷雞!班無能官員智慧低,我問你點睇?// – LMF 《人渣》

大丸離港、八佰伴結業,日資百貨風光不再。盧巧音的1998年推出的《800伴》僅是食字講伴侶輪流傳,碰巧在1998年發生了一宗倫常慘案:事主陳健康因在深圳包二奶,妻不悅並將兩名兒子拋落樓並自殺。傳媒瘋狂報導,電視台不惜到深圳尋找二奶訪問,更有紙媒給男事主$5000 重演北上尋歡過程,引起社會討論傳媒道德操守問題。 LMF 《冚家拎》明刀明槍指控傳媒嘩眾取寵,而初出道1999年首張同名專輯中的《人渣》,上半場演繹社會齊聲痛斥事主人渣,下半場視線急轉,帶出真正的人渣。

#1999

//頭上是昨夜煙花,掠過你我那暑假,才期望世界末日別來吧。//
– 許志安 Andy Hui《世紀未煙花》

20世紀末概念潮,衍生出現很多世界末日概念作,將對末日的想像以淒美意境呈現。謝霆鋒《末世紀的呼聲》《遊樂場》、許志安《世紀末煙花》、陳奕迅《我的世界未日》也在這跨世紀時期出品。1999年多颱共舞,五個八號波一個十號波,華航客機降落赤臘角時翻側,多處泥石流,加深了港人的末日災難感。

#2000

//而福音,不過是沒有出席過的聆訊。//
– 楊千嬅 Miriam Yeung《零號》

千禧到臨,新世紀到訪前的世界末日歌曲,也延展出一些末世啟事,信仰質疑的概念作。當中以楊千嬅的《零號》中對神的質疑最露骨,血淋淋寫出同性戀信徒背負的罪與罰。2000年基督宗教組織呼籲罷聽楊千嬅及黃偉文作品,認為《零號》「扭曲聖經的真諦,侮辱了上帝」,事件被炒上港聞版。偏偏作詞人大膽繼續挑戰宗教道德舞台,其後一年透過彭羚《上帝是女人?》、楊千嬅《少女的祈禱》、黃耀明《光天化日》等作品繼續與神對話。

#2001

//同步過冬,一起冀待晴空,雙肩不怎麼重。// – 張國榮 譚詠麟 李克勤 黃耀明 黃貫中 陳曉東 張栢芝 黃伊汶 張桑悅 丁菲飛 恭碩良 臨記 《同步過冬》

香港工廠北移,出現一片裁員潮,失業率持續攀升,庫房出現赤字,全港通縮。這是香港人的寒冬,在經濟轉型中,每天擔憂被裁員,香港人難再信奉以勞力改善生活。音樂在劣勢中撫慰人心,那年有陳奕迅《天使的禮物》,也有群星大合唱《同步過冬》。《同步過冬》是一個經典同步場面,集合了政治光譜上不同的歌手,一端是黃耀明,一端是李克勤;同時集合了跨年代的歌手,一端是80年代霸主張國榮、譚詠麟,一端是張栢芝、張桑悅。

#2002

//有價無市有氣有力,清盤封屋都不可怕,
性格最貴,我已決定不減價!// – Swing 《大大公司》

中港蜜月期完結,2002年出現了裂口。中國加入世貿,經濟騰飛;反觀香港經濟蕭條,由過去面對內地人的自豪自信變成自卑自憐,也出現香港需依靠內地經濟的思潮。在一片不景氣當中,Swing 《大大公司》提醒了我們要有拒絕平賣的態度,這是香港人的傲骨,不為五斗米而折腰:

#2003

//誰又無辜死於沙士?可以怎咬字?//
//提及那七一:維園的足跡逐寸鋪。//
//懷念殞落巨星但願未提到,彷彿你也想哭訴。//
//楊利偉到港;維港的騷卻像泡湯。//
– 梁漢文 Edmond Leung 《新聞女郎》

沒有香港人會忘記2003年的動盪不安:沙士、張國榮梅艷芳辭世、23條、維港巨星匯鬧劇,7.1 五十萬人上街。梁漢文和林夕打造的【03/四季】EP 用音樂刻畫陰霾中的2003,《信望愛 (03四季歌)》以溫柔共你修好,而《新聞女郎》側面用理性報導掩蓋個人情感需要的新聞女主播,和一位嘗試洞悉主播的眉頭額角的觀眾,交代笑不出的這一年:

#2004

//呢首歌送俾我既香港:唔理事情有幾困難,環境有幾亂,
呢度都仲係我屋企。之前係,而家係,將來都係。//
– 陳冠希《香港地》

重燃生機的一年,同時重新建立「香港人」的身份象徵。香港人,是南亞大海嘯中具同理心的,是會為紅灣半島重建破壞環境而憤怒的,是會為名咀封咪言論自由收窄而扺抗的。我們慢慢找回香港人的核心價值,黃耀明選擇了翻唱陳百強的《畫出彩虹》,獨立音樂選擇了用「維港」作廠牌象徵,連 chinaman 陳冠希也找來 HOCC 拍MV同熱愛這片土地。

#2005

//你彷彿北方神話的,不會飛去的鳥,
我卻更稀罕南方的,所有的舞都跳。//
– 達明一派 Tat Ming Pair 《南方舞廳》

香港人期待已久畫面由腳痛作結,送董迎曾。達明一派也開派對,移民外國多年的偉業眼見香港發展不錯選擇回流,十個救火的少年被十個少年獻花,沒人忘記那晚那裡發生過的事。米老鼠樂園開幕、香港處處自由行,一份份維穩禮物埋下了溫水煮蛙的隱憂。達明一派同碟的《同床異夢》道出了中港「發夢容易,同夢太難」,《南方舞廳》赤裸得可怕,給因為歌舞昇平而選擇忘掉的人,結果我的都市淪陷了。

#2006

//氣候太涼,像殘酷得天生等天養。
怨恨、暴燥、壓抑,唯有記住,人靜便心涼。//
– 李克勤 Hacken Lee 《天水、圍城》

2006年時任民政常秘林鄭月娥形容天水圍是個「悲情城市」,04年一家四口家暴滅門倫常慘案,06年又有三名婦人因生活不如意集體自殺,輕生事件頻仍。誰策劃這寸地尺土,新市鎮發展規劃失當,新移民高度集中的社區,人又不適應被圍困於香港高壓的環境中。流行曲題材開始遊走社區,有人打上電台大鬧李克勤《天水、圍城》推低嘉湖山莊樓價,古巨基《愛得太遲》也在這氛圍中出產成為年度之歌,呼籲及時行愛,擁抱家人、情人、死黨。

#2007

//碼頭存在也沒法可再造旅程。//
– 楊千嬅《集體回憶》

「集體回憶」是2007年的關鍵字,殖民地時期的歷史印記逐一褪色。不遷不拆皇后碼頭的訴求,景賢里的碎瓦,提醒沉醉於恆指三萬點的香港人關注保育。隨後幾年《囍帖街》終須會時辰到、《永和號》百載商號歷史終會有盡頭。如今沉迷過去是多餘,捍衛家園是野蠻,戀殖戀英更是非法。然而就算風景在,好風光也不存在:

#2008

//投機最好,全港靠賭,
由今朝早要撈,變到唔駛再撈!//
– 農夫《全民皆估》

港股直通車、阿里爸爸熱,香港驚現全民皆估熱,全城羊生羊太估神。香港始終有你搶過口罩搶過醋、搶過水晶麻雀、搶過新股認購,農夫《全民皆估》諷刺一眾盲搶入市的港豬。08年頭美國次按風暴失控,雷曼苦主欲哭無淚,恆指由2007年31,000點高位跌至2008年尾險守10,000點。連年頭農夫還在唱「嘩!發呀!」,年尾已改為「嘩!慘啦!」

#2009

//攤分香港政治權力的核心,
權力歸於人民,領袖應該由人民普選產生。//
– my little airport 《瓜分林瑞麟三十萬薪金》

年青人對政治權貴反感,對上游感到絕望,絕對不是2014年一瞬間形成的。2009年 my little airport《donald tsang, please die》展現年青人的民主訴求,《瓜分林瑞麟三十萬薪金》藉人肉錄音機突顯一班政治奴才的無為,夢想是瓜分權力核心。碰著王菀之《低科技之歌》所歌頌的一人一SmartPhone年代,與何韻詩《面書》形容的信息高傳播度年代,充滿生命力的互動網絡迅速建立,影響了日後社運發展方向,同時使兩代人的溝通出現了鴻溝。元旦遊行守尾們的青年與警方發生衝突,自始我們常聽到社會對新一代的負面評價:「80後乜乜乜」。

#2010

//要是遍地有屏風,在家中更想愛。//
– 洪卓立 Ken Hung《愛在屏風樓》

樂壇多了很多從基層出發的作品,正確點說是很多在寫夢想與現實的掙紮的作品。小嘍囉自白一堆,麥浚龍的《紙箱國》得幾個箱,但不等於有人可剝奪我尋開心的方向;ToNick的《窮》反主流上樓價值,做到死有千呎屋企但無自由無。在瘋狂的樓市中,我們可以得到一格階磚。古巨基《蝸居》或洪卓立《愛在屏風樓》,由家居空間有限,演繹到這一代狹隘的追夢空間。

#2011

//即使你跟我比鬥已極平常,
囂張得敢與天格鬥,才是榜樣。//
– 陳奕迅 Eason Chan《六月飛霜》

誰明白這異象?高速經濟發展趕絕菜園村民,港大百年警察入校驅趕學生,有人戴起V煞面具抗爭。但在超高樓價、建制種票,一項項離地的大白象工程下,2012年大多數人還是選擇沉默。「你失去耐性失落,飲飽吃醉是容易極的快樂」,被通過的「起錨」政改是謝安琪《你們的幸福》中所講港人被溫水煮蛙的麻木狀態。姊妹作《六月飛霜》是主旋律中的當頭捧喝,承認被滲透的危機,再與天較量。

#2012

//進化已太過放肆,要建八百個超市,吞噬著城市。//
– RubberBand《豬籠墟事變》

領展裝修加租逼遷成就大商家壟斷,上水藥房泛濫城市踢走小店,那種小店親切且帶人情味的感情流走。租金飛升,唱片店也容不下,RubberBand的《快樂鐳射鋪》快要撐不了,而同碟的《豬籠墟事變》慘道小舖被財團捕獵的故事。表面是太平盛世,高端街市、攘來熙往的上水,卻是香港人最陌生的,2012年「光復上水」行動便是捍衛我城《睜開眼》的一種反擊。

#2013

//唔信一國兩制,唔信呢個政治體系!
我唔信你口中講嘅一切,政客最虛偽!//
– MastaMic 《禁歌》

民怨嚴重積壓,暴風雨來臨前的一年,香港人全方位感受到自治不再。一籃子因素殺死香港電視,在沒有信任的基礎下硬銷國教。Indie 界大爆發,秋紅《WAKE》中的一班貪一班奸,交由怒人為《香港鳩政》屌出生天,而 MastaMic 《禁歌》死抱僅餘的創作自由咆哮,禁得一個,也禁唔到千千萬萬個我。在這勢不兩立的局勢中,有神聖便有神怪,極端維穩自命正義聯盟的牛鬼蛇神出現了,也不是《同舟之情》可以諒解。

#2014

//任你嘲笑孤僻也好、偏激也好、只會自詡清高也好,
好過純淨的嘴臉,被媚俗的唇扭轉。//
– 謝安琪《獨家村》

一國兩制,一刀兩斷,一起舉傘。2014雨傘革命爆發,權威容不下自由民主,只可守護《獨家村》分手作結。香港人遍地開花,今夜干諾道中、明日登打士街。港內黃藍大戰,赤子之心與見風使舵,各懷各夢。民主運動走到今天迷失了,曾在《獨家村》同居的香港人都有爭執,回眸 2014 更痛心今天的躊躇不前。無論你是信奉傳統民主運動、自主自決、還是香港獨立;選擇走入建制體制求變、組織倡議、還是勇武抗爭,無謂評價獨家村內誰高誰低,由衷尊重他人爭取民主的路線也是一種民主。盲愛和自愛不易兩全,但「自愛」的「自」是自己、自己一群、還是自己城市?

#2015

//不肯聆聽,未睜開眼,一切便平淡。//
– C AllStar 《門常關》

后會無期,卻讓人更惦念過往,當下政權的專橫讓我們想象獨立。2015年政改甩轆結束,撕裂的社會中雙方選擇了門常關,政府對港獨思潮肆意批評,卻欠缺承擔港人身份認同動搖的責任。本土陣營區選有進帳,卻難從雨傘運動的失敗中振作起來。黃藍兩道大門關上,門內各自解釋兩制。

#2016

//為何連神佛都低下頭,由凡人來滅我活口。//
– Juno Mak 麥浚龍《孽》

立會新局勢,建制、泛民、本土三分天下,本應為立會的民主光譜擴闊而感到高興。好鬥對好鬥,前特首DQ青政兩名議員觸發風波,由建制口誅筆伐,到泛民愛莫能助,關係撇清,不用低頭光環也會掉下來。選民邊怒斥政府搬龍門,同時怨議員幼稚玩火自作孽,代議士慘成罪人。

#2017

//突然一家人,戲份已改編;突然一生人,時鐘也停電。
踏破多少終點再生轉念,時光偷換遺言。//
-王菀之《突然一生人》

我眼淺,追不到,你腳尖。多愁善感二十年,兩地人步伐不一致。突然一低頭,歲月壓兩肩,50年大限快要走到一半。這關係如一對已婚多年的夫婦,走過期盼、調適、失望、麻木,任由時光一直長眠。

https://www.facebook.com/plugins/post.php?href=https%3A%2F%2Fwww.facebook.com%2Fchisinchikin%2Fposts%2F1519829328090678&width=500&show_text=true&appId=147961281890151&height=540

Advertisements

李克勤黃偉文蠢到無朋友 《北京北角》的中港關係浪漫化

2014-06-26

李克勤新歌《北京北角》在中港關係水深火熱之時誕生,黃偉文在歌曲中露骨地向北京示愛,寄寓中港之間應彼此互愛,喻香港人放下成見。對於有良知的香港人實在難以消化這種低級幽默,怎會有人笨拙到形容中港矛盾是「怡情小吵」?我們不是在和北京談情耍花槍,面對北京白皮書威嚇,扼殺新聞自由,逐分逐分將我城分割,寫「北京北角還是有緣」未免是過份浪漫。

香港和北京不是床頭打交床尾和的夫妻,對於這麼嚴肅的課題並不是香港人的幽默感可包容。歌詞中出現「北歐太遠,北非太亂,原來北京親切點」這些令人嘔心的反襯技倆,如同在高唱紅歌向北京獻媚。我所理解的「親切」是親身切地聆聽民意,了解香港市民的自主訴求,而我們對北京處理港澳事務的手段只可用上「粗暴」二字吧。《北京北角》或可白皮書主題曲,充份演繹「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

有人集結力量灌錄《問誰未發聲》希望港人覺醒,偏偏《北京北角》就唱反調叫大家吞聲忍氣。當中一句「何來真火隔夜怨,怡情小吵也就算」是一種沉默忍讓的表現,面對中港矛盾這些大是大非竟然妄想港人退後一步就會海闊天高。七一當前,正是港人用腳步表達訴求的最佳契機,《北京北角》宣傳的這種退縮情緒實在令港人無法接受。我們不是「由圍觀者撥著扇」中的圍觀者,而是切身處地感受到治權受到逼壓的香港人。

將政治關係以愛情探戈作比喻,黃偉文不是第一人,只是他寫得蠢到無朋友。潘源良為達明一派處理過《你還愛我嗎》(1989),抒發對主權移交的無奈與擔憂,希望回歸後得到前殖民地的祝福,寫得合時合宜。林夕對政局看得比較剔透,《斯德哥爾摩情人》(2013),道出不少香港人回歸後對治權逐步退讓至連立場軟化,中共由一個逼害者變成情人的身份轉移,是一首對當下香港時勢觀察入微、見解獨到的作品。黃偉文缺乏這種政治智慧,在《北京北角》亂灑鹽花,以為是在炒紅時事熱話,其實是小聰明用錯地方,他朝夠膽用舊瓶一雞兩味寫首兩岸友愛的《北京北投》也不足為其。

這首歌曲在這個班底下誕生是詭異的。黃偉文在佔中公投也鼓勵香港人投票,林一峰在【城市旅人】展現城市觸覺,接受主場新聞訪問亦言「邊個社會無矛盾」,只有李克勤為了穩保內地舞台而甚少表達政見,亦不敢在六四事件陳述己見,令人質疑創作班底是否為了工作機會而埋沒良知。相信不用多久,就會有人為歌曲站台叫受眾去政治化,甚至當受眾弱智將「北京」和「北角」說成是布公仔名稱,意圖淡化當中和諧味道。無論黃偉文這趟食字多靚、歌詞多工整,或是林一峰旋律多簡潔有力、監製出一首多麼完整兼具親和力的歌曲,歌曲的立心就是如斯令人感到不安,手法也是低級拙劣,別以為用童謠包裝就可以裝可愛化險為夷。

也許有人以為自己在維繫世界和平。但面對 ISIL 殺戮強搶,該不會有人寫首歌講遜尼派和什葉派本是同根生,該相親相愛吧。

————————————————
北京北角

曲/ 編/ 監 : 林一峰
詞 : 黃偉文

北京北角 真心相愛 好想見面
看看地圖 隔了萬里
若靠這個距離延展彼此掛念
就嫌「神交」都過份遠

北京北角 金紫荊對開許個願
以愛熱溶那界限線
就怕最尾 發展南北竟不過電
二人同居 先變大戰

北京北角 應該了斷
殊途怎可 太親善
很多講法 還沒有完
由圍觀者 撥著扇

北京北角 心慌意亂
無疑分開 爽快點
想深一遍 還是有緣
如何捨得 斷就斷
如何扯開 百丈遠

北京北角 走出死角 剛剛發現
這兩座城 看似甚遠
但你再退兩步 宏觀畫面乍現
地球儀中 不算極遠

不經不覺 不可割斷
然而怎麼了心願
想番北角 如沒有船
橋樑都可繼續建

北歐很遠 北非太亂
原來北京親切點
北京北角 還是有緣
如何捨得斷就斷

北京北角 不可割斷
為何相生 卻急著去煎
北京北角 是一心兩面
並無所想那樣遠
何來真火 隔夜怨
怡情小吵 也就算

七百萬怨氣,四分鐘吐出:《This City is Dying》

2009年有一隊「香港投訴合唱團」,但不消幾年影都無埋。主流歌手搵食緊要,總是覺得今天香港在這麼自由的創作環境底下,諷刺時弊的歌曲大少。遙想七十年代,制水又鬧,老闆刻薄又鬧,許冠傑輕鬆用流行音樂凝聚大眾。如果文化局「紅」人上場打壓政治歌的話,那政府真的會仆街:二次創作乃至諷刺時弊歌曲都有舒緩政府與市民對立的局面,要是政府決定拆除這個緩衝區就只好等收皮。

【心戰】播出,儘管網民或準備迎接新一輪的口號,「This City is Dying」依然是一句不會淘汰的口號,因為香港步向死亡一向是現在進行式。《This City is Dying》就在怨氣谷到飛氣的這些年出世,「地鐵加價好鬼激氣」「高官點解愛搭飛機」「白鴿點解靠害香港」「版權惡法認真超錯」排名不分先後地彈出,旋律靈活遷就歌詞,相信是一首詞先於曲的作品。從編曲和MV之中,發掘到地盤工人清潔工和重金屬的化合作用,莊嚴的巴洛克音樂與草根的歌詞輸出了黑色幽默。更好玩的是歌曲像是藏著伏線,或許《This City is Dying》可以走《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的路線,衍生出《This City is Dying 2017 鈺成定葉劉》《This City is Dying 2046 西環定中環》等無窮的可能性。

Dr. King 是誰?Dr. King 也是 Super D 朋友,也是有理想希望改變世界的人。

Continue reading

「政治無知」的碎碎念

1997年7月1日,我只得四歲。

高登 – [政治無知] 回歸15周年:80後90後九七無回憶

因為「不懂港英」就扣上了「政治無知」的罪名,對於一個九十後未免太重了。我在想:到底一個誕生於開元二十五年的人,會否知道唐玄宗曾經是個猛人。有人心痛地將「不懂港英」解讀成「媚共」,我更為你心痛。其實,我自覺存在嚴重的身份危機,生於港英時期,但對港英的第一身認知不多,同時又沒有為自己是個中國人而感到驕傲。但在這個尷尬年代出世不是罪名,我羨慕你們有幸見證過港英建造香港的年代,因為我目矚的拆卸比興建多:荔園、皇后碼頭、菜園村……

我這個「政治無知」在六四一樣會拿著蠟燭為中國民主祝禱。你們的經歷是第一身的,是因為你們堅持將真相延續,我們才會被感動到在那一夜前來維園。「認識八九六四」不是九十後的責任,正如我們也不一定有責任認識「港英政府」。當洗腦教科書選擇為「港英政府」留一片空白,擁有第一身經歷的香港人在高姿態罵晚輩是「政治無知」的時候,自己可曾準備過帶領無知們認清「港英政府」歷史的教材?要不然:「我淨係聽聞彭定康鍾意食蛋撻」就此成為我的一句總結。

我是九十後,但我不代表九十後。
八十後和九十後是應否擁有不同待遇,我不知道。我只慶幸自己唔出名。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