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唱得不夠動人,你別皺眉

undergrad

刊登於港大學生報《學苑》”Ch!sin” 專欄
2012年4月號

真不知香港樂壇還剩低幾多心跳,因為香港也剩不了多少心跳。


Dr. Dylan: 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

儘管Dr. Dylan “This City is Dying” 的偉論說得浮誇,但這些預言全在2012年頭短短幾個月間一一應驗。實在今天的香港已沒甚麼值得我們驕傲,就連最後一度價值防線「廉潔」也被特首自毀,無怪乎林峰也可以在黑箱之中Chok到個金曲金獎。地產霸權拔地而起,樂壇一樣有三色台霸權死抱歌手充當娛樂玩具。八十年代機遇處處,信奉努力就可上游,今日的新一代歌手如何努力也惹不到關注。內地孕婦洪水式湧入香港,國語歌曲也在瓜分流行榜的床位,香港樂壇出現身份危機。面對種種無法扭轉的事實,難怪我們會葡萄西方民主國家乃至台灣可以一人一票選自己所愛,因此我們也媚外聽Adele和蘇打綠罷了。


到底會唱《那誰》的人多,還是《那些年》的人多?

但生於斯長於斯,我們實在不忍心放棄這個地方。正如有社運人士邊高呼「香港民主已死」邊進行哲古華拉式抗爭,其實可以移民到理想的烏托邦一了百了,何必留在香港忍辱判囚三個月?廣東歌陪我長大,蘊藏著最親切的語言,俗套的歌詞也能煽動你惻隱。我們還是會一開心唱飲歌,不開心唱飲歌,全因當中紀錄我這麼長大過,一生中總會有幾首廣東歌與你擦身而過,與個人經歷的揉煉而產生共嗚。十八相送,成年後甚麼都不可再有成人遷就。為了要搏世界讚美便苦惱,回眸這十年來做過的事,能令你無悔驕傲嗎?當我無仇無恨望過去,還是笑中有淚。當中又有幾多句扣過你心弦?


最近 Sam Hui 重回校園,港大前所未有般草根。

其實廣東歌有一直為香港寫歷史。早在70年代,許冠傑以《半斤八兩》去寫打工仔辛酸,沒聽過「又制水,真正難受氣」我可能根本不知那個年代會有制水這回事。有時未必來得刻意,陳百強《幾分鐘的約會》的「地下鐵碰著她」見證了地鐵版圖擴展得最快的年代。到千禧年後很多香港流行曲依然帶有強烈的本土色彩,謝安琪2005年《開卷快樂》向八掛雜誌控訴;李克勤2006年《天水圍城》記載天水圍淪常慘劇;何韻詩2008年《美空雲雀》寫居住板間房的貧窮星斗,圖6甚至Indie Band “My Little Airport” 2009年《瓜分林瑞麟三十萬薪金》也反映到香港市民對官員的不滿。原來廣東歌不止陪我長大,也伴隨著香港成長。


My Little Airport 希望瓜分人肉錄音機三十萬薪金,讓自己新碟會有更好的錄音。

當我們在捍衛廣東話的時候,何不分一丁目贈廣東歌?

2012.03.22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