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學生會不代表我

新莊上任把鬼火,學生會就職典禮不過是上個星期的事,位也未坐暖就已經有退位危機。畢竟三十萬不是一個細數目,高登小學雞都要半個月時間草擬、設計、並籌得足夠款項在兩份主流報章登報反蝗;學生會僅以三日秒殺的時間閉門造車、通過財務委員會、再拍板登上八份報章。如果西九發展有這樣的效率,香港就發達了。

有指在八份報章刊登全版廣告花費可達一百萬,難免公眾會認為有外來政治勢力介入事件。學生會會長陳冠康指實際只用了三十多萬,我真的很想請教會長如何向傳媒壓出平通街超低價。或許有財團捐獻我會更加服氣,因為學生會登報的費用都是從每一個港大學生身上淘出的,每名學生的$140會費就有四份之一用在一個小小的政治議題上。敞若某某被爆有私生子又洗三十多萬,某某被爆僭建又洗三十多萬,某某被質疑投票有利益衝突又洗三十多萬,一年會費就此散盡。如果你將這畢錢用於興建東閘扶手電梯,會否更加有建設性?

但作為學生認為最離譜的是,港大學生會在零廣泛徵詢學生意見的情況之下登報,此舉完全是騎劫港大學生之名。但凡有人問到登報是否受到學生支持,學生會只搬出「時事委員會」之名擋箭。而事實是港大學生就「梁振英涉及黑金政治」一事,莫講話有否在校園達成共識,連校內的討論氣氛也毫不熾熱。現任學生會凌駕民意已有跡可尋,早前報導的「逾八成港大學生不認為能選出理想行政長官」,問卷在凌晨時份推出,僅用一日時間收集意見,受訪人數之少根本不足支持,感覺只是嘩眾取寵。我只知 Facebook 上就關於登報事件是否合適的投票,截止現在有接近九成五的港大同學投上反對票,這才叫民意。港大學生會希望為香港的民主政制出一分力,偏偏自己選擇了最不民主的方法擅自登報。

港大學生會聲稱並非針對梁振英的行為,所對的是「黑金政治」。然而「反對黑金政治」根本就是小學常識,為此登報根本與「反對亂拋垃圾」和「反對浪費食水」無異,真多謝學生會用幾十萬為七百萬香港市民上了寶貴的一課。就算學生會具備為社會不公義發聲的功能,花費登報決不是最佳的做法,發新聞稿給傳媒、發電郵給梁振英才是行動的第一步。而新聞一直也在更新,在現階段根本未宜評論。何況這根本是兩個候選人之間的一場政治遊戲,港大學生會實在沒有必要在這個時刻以拯救地球的姿態介入事件。

趙心樹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陳冠康一樣可以被懷疑有挺唐之嫌。當人家可以因為3%的民調差距而下台,陳冠康一樣可以因為是次風波而下台;而你做錯事頂多都只是放棄學生會會長之名,總比人家要放棄180萬年薪幸褔。但我還是相信事件沒有政治勢力入侵,純粹源於新一屆港大學生會太有野心所致,新官上任就想有一番作為,卻捉錯用神在一單娛樂新聞之中。但為何會集中精力在一單新聞之上?我的結論是:梁振英你唔好彩喇,會長 Reading Week 食飽飯無野做,咪搵左你祭旗咁解囉。

延伸:港大學生會會長陳冠康 與 梁振英 隔空對話 – 2012/03/13 在晴朗的一天出發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港大學生會不代表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