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A2011 – week47:初戀鈴不鈴

早前 OnNine 問過一題「你認為陳奕迅應否宣布不再領取樂壇任何獎項?」,陳奕迅就宣布明年要回家湊女不出席任何頒獎禮,朋友笑問我是否一早收到風,而根本陳奕迅一直有「大時大節多抽時間陪家人」的念頭。而他不過是缺席一年,我與四成投票的朋友一樣,希望聽到的是永久。

別人笑蔡楓華太瘋癲,其實「剎那光輝唔係永恆」是有他的智慧的。花無百日紅,歌手人氣走下坡是必然的,所以 80年代張國榮、譚詠麟、梅艷芳等歌手先後放棄凡塵俗獎,不用再受頒獎禮這個機制量度自己成就。這就是我們所說的「上神檯」,受人供奉,懶理甚麼播放率,更無用理會那班核特樂評人的批評。

一個陳奕迅,一個容祖兒,一個楊千嬅,在樂壇玩了足足十年有餘。去年 OMA 主題是「超錯」,OMA2011 年尾的主題正正與歌手退位有關,名為「青黃」。要一個樂壇健康發展,新血沒有機會上游,又是香港樂壇的一個宭局。日後詳談。

年頭《登陸日》的周國賢僅屬平平,至【This is Not the End】驚詫周爸爸大躍進,成熟與創新雙軌並進。本來經已很滿意周國賢今年的功課,那想過他依然不安於現狀,年尾《初戀殘酷物語》又將周國賢昇華到另一個層次。

對於周國賢最大的批評有兩點,一在於所作旋律太多沙石,二在於歌曲演繹勉強。《天馬行空》聽到周國賢作品中最流暢的一次,而《初戀殘酷物語》就聽到周國賢對於情歌的拿捏更有掌握,少了浮躁多了內在,似乎與陳奕迅合作過《張氏情歌》之後對情感的揣釋有所頹悟。

藍奕邦藉《初戀殘酷物語》向初戀情人致謝,拼出一段段為愛情玩命的片段,歌詞沒有花巧,用字明刀明槍。《初戀殘酷物語》沒有任何一部份零捨跑出,卻多於一首平平無奇的搖滾作,賣的是整體的融合性。製作成熟歌曲青春,「鳴謝共你那樣轟烈過」可以是搖滾港版《那些年》。

超級流行歌手其實自然會有市場評價,所以很少會打到關於周杰倫的評論。【驚歎號】聽到的歌曲幾乎都是有影子的,大多是過往出版歌曲變奏而成,這已經成為周杰倫【我很忙】之後出碟的方程式。

從沒對周杰倫有甚麼好感,但認同他創造出一套屬於華語樂壇 R&B 的貢獻。《水手怕水》雖然也是從《牛仔很忙》《魔術先生》那一個系統演進出來,但其創新的成份正正是我們想見到的。《水手怕水》是將 Ragtime 引入到 Hip Hop 之上,引用其原稿:

Ragtime是盛行於19世紀90年代的鋼琴音樂,活耀於美國南方的紐奧良酒吧或密西西比河上的蒸汽船上演奏的音樂。

《水手怕水》是有一定的實驗性,也見識到周杰倫以水手為題的音樂智慧,思源曲風之根本。當【驚歎號】趨向 K-Pop 之際,最怕周杰倫開始游走圓心,而《水手怕水》算是派上了一粒定心丸。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OMA2011 – week47:初戀鈴不鈴

  1. 我又覺得Eason「霸住曬個樂壇」並唔係佢既錯,而係頒獎禮為討好佢/討好唱片公司先成日俾獎呢d一線歌手。無論Eason祖兒千嬅佢地把聲有幾靚、演繹得有幾好,佢地話曬都唔係作曲填詞編曲人,無理由年年都有一兩首勁歌(事實上亦都唔係)。如果樂壇頒獎禮真係公平公正,依照音樂質素同聽眾喜好去評分,咁就算張國榮梅艷芳死而復生復出樂壇都未必年年拎曬大奬。不過頒獎禮制度佢地其實真係控制唔到,Eason自覺退出呢個遊戲都未嘗唔係一件好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