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香港樂壇的「一碟兩語」與「一歌兩味」

《天河》傾出的那些年收音機是唯一娛樂的日子,《孔明燈》唱出「賣懶賣懶賣到三十」的童年唱詩,我非常期待李克勤新碟會賣甚麼香港情懷。錯愛兼中伏,我們都被派台歌欺騙了感情,寄附在歌曲上的香港集體回憶,統統被塞進了國語專輯【似曾相識】,那預期與現實的落差真是非粗口可形容。

「一碟兩語」日趨流行

君不知原來潮流興搭豬骨,但凡香港歌手推出國語專輯,為怕香港樂迷失寵,都會在碟尾附上一兩首廣東歌以表心意。也許動機是鼓勵香港電子傳媒多播播歌為爭獎衝刺,也許天真到認為有聽眾會為了隻《月球上的人》去買【認了吧】,為了隻《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去買【無名.詩】。但你們的厚愛我們實在難以消化,正如陳奕迅《張氏情歌》出世於一張國語專輯就是一個怪胎,與碟名一樣是一個令人摸不著頭腦的大問號。

香港傳媒不認受國語作品?

我又不見得香港主流傳媒抗拒甚至排斥香港歌手推出的國語歌。方大同為香港樂壇帶來一個很好的議題:傳媒應否為香港歌手推出的國語歌打折扣?慶幸本地主流傳媒沒有因語言不同而調低對方大同的評價,尤見商業電台都其寵愛有加。例子比比,正正去年謝安琪《脆弱》和今年盧凱彤《雀斑》都沒有被傳媒忽略過。當我們即將恭迎《好不容易》成年度歌曲的時候,唱片公司似乎低估了國語歌在香港市場的接受性。

反 Bonus Tracks 的「一歌兩味」

我所反對的不是廣東歌附於國語碟推出,而是「碟尾搭豬骨」的唱片銷售模式。反之亦言,明明概念好完整的一張廣東碟,尾尾出現一兩首「一歌兩味」國語歌的情況司空見慣。幾年前人人熱唱謝安琪《囍帖街》,黃偉文的歌詞成為流行的關鍵;一年後【Yelling】中林若寧為同旋律譜上國語詞,易名《歡送會》,竟然換來的是一致劣評。這不是林若寧詞鋒拙劣可以解釋的,因為大眾已將接受了 Eric Kwok 這個旋律是屬於利東街的,才會惹來對《歡送會》的反感。容祖兒《花千樹》就是《花千樹》,無謂為照顧大中華市場而在【Joey & Joey】碟尾出一隻《最後情人》。更奇怪的例子有陳奕迅【?】中,同一旋律在不同語言上製造了氣氛衡突,藝術的《看穿(國)》和現實的《神奇化妝師(粵)》各走一端,沒有 Gimmick 只有尷尬。

旋律和歌詞不是如此兒戲可以獨立運作的,所以「一歌兩味」是香港樂壇其中一件最荒謬的事。何韻詩曾經做了一件自相矛盾的事:去年她出走台灣在 Club house 大唱廣東歌,也在多個綜藝節目包括【娛樂百分百】演繹廣東話版《木紋》;明明身處國語市場卻從未唱過【What really Matters】中周耀輝處理國語版的《木紋》。相信何韻詩考慮的不只是作品的傳唱度,更重要是作品原汁形態的情感是二度製造無法比擬的,也成就了歌者的堅持。

「一碟兩語」可以不是罪名

反對「一歌兩味」是必然的,但「一碟兩語」卻不一定存在問題。音樂本來是沒有語言的,第十八屆台灣金曲獎是一次很好的反思,林生祥堅拒憑專輯【種樹】領取最佳客語歌手及最佳客語專輯兩獎,原因是他杯葛金曲獎以語言劃分音樂。其實很多香港歌手,包括黃耀明【拂了一身還滿】, 林一峰和黃馨的【花訣】, 盧凱彤【掀起】, 鄧紫棋【My Secret】等都示範了國語歌並存的可能性,大前提是要有整齊的曲風或強烈的概念支撐,歌曲並不是以 Bonus Tracks 的名義寄生,更不要出現「一歌兩味」。既然我們提倡音樂大同,就不應再以為語言是一種局限。

為甚麼大碟要有 Bonus Tracks?

我沒有甚麼要捍衛粵語歌的宏願,只是希望唱片公司和歌手們反思一下 Bonus Tracks 的意義。如果刻意在唱片劃分一隅給另一種語言,給歌手們爭獎或增加銷量之用,實在是一個非常可悲的現象。再用李克勤【似曾相識】的例子,久無粵語作品樂迷或許會覺得可惜,但也不及未能將《天河》《孔明燈》觸及本土情懷的濃郁概念延伸至一張專輯可惜。說穿了,我只是擔心整個樂壇為了發錢寒到失控,不惜「一雞兩味」甚至不顧唱片概念去犧牲專輯的完整度。請勿再用市場解釋音樂,解剖專輯,多謝合作。


此文已轉帖至 3cmusic.

Advertisements

6 thoughts on “談香港樂壇的「一碟兩語」與「一歌兩味」

  1. 剛剛做完你的專訪就有新文章睇哈哈

    國粵語同是中文 除了本地人會聽國語歌 我覺得內地和台灣人也不會拒聽粵語歌
    反正音樂就是一個共通語言
    因此同意語言上的考慮其實不是最重要 反之專輯的統一性更值得關注

  2. Pingback: 3cmusic.com » 談香港樂壇的「一碟兩語」與「一歌兩味」

  3. 一張專輯裡的同曲同詞不同編是完全可以接受,但同曲同編不同詞就等於把專輯給上致命一擊

      • 我一向都是重旋律編曲多於重詞的人。

        btw我剛聽了【?】,發覺原來《哎呀咿呀》與《張氏情歌》是不同編,而《看穿》與《神奇化妝師》是同編但前者卻稍高幾個key,很吊鬼。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