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A2011 – week42:那些年,沒出色

相信是2011年的最後一輪出碟潮,適逢有一星期假,忍痛打了何韻詩【Awakening】,也想打謝安琪【你們的幸福】和 C Allstar【新預言書】,大前題是時間表還未被大家塞爆的說。

我是刻意趁自己未看【賈寶玉】之前處乾脆理掉【Awakening】,所堅持的是以歌論歌。我知道在微博引起了好大迴響,無論或姑徒或是其他聽眾的留言我都一一消化過,令我慶幸的是何韻詩的粉絲有著較多理性的一群。說我針對何韻詩,我對《Ten Days In The Madhouse》和《Heroes》都有很高的評價。說我不了解何韻詩的,嗯,這個我更不用多辨解了。補充一點,因為《木紋》的存在,很多人標籤了【What Really Matters】有嚴重的市場傾向,但我所指該碟的成功絕不是商業化而是多元化,這是何韻詩近幾年最缺乏的。在何韻詩在微博回覆多謝有人明白她時,這是她繼續在香港做音樂的原動力之時,我也多謝有人明白我,只是「愛之深,責之切」。

年尾焦點聚焦於一絲歌手衝獎作,說得太多容楊何謝,但也請不要忽略其他好音樂。在真歌星假歌星混集的年代,我們更應該要多消化一下如陳奐仁的好聲音,拓闊一下自己的音樂視野,才會明白容楊何謝尚有無限的進步空間。

陳奐仁不再只是幕後音樂監製,自2009年推出首張個人專輯【Raw Jazz】之後最常用的銜頭竟是「唱作歌手」。由 Hi-Fi天碟到新專輯【誰是陳奐仁】逾愈趨主流,從陳奐仁身上體現到音樂自主獨立的好玩處,而陳奐仁本身也是樂壇少有的精神分裂病患者,由爵士到電音,由Hip-Hop到Acoustic,樣樣博而專的創作人相當稀罕。

縱不是做 Hi-Fi 天碟,依然留低一把 Hi-Fi靚聲。聽《沒出息》是一種享受,金魚佬伯伯以騷靈圓渾的聲音唱出陳奐仁系列中最慘情的一次,一人包辦曲詞編監唱的統一製作,全曲氣氛承載自然吻合。陳奐仁錐中做音樂不能過活的慘況,跟金融才俊方有出息,諷刺在以陳奐仁的學歷是應該踏足金融界而非樂壇的。也許是音樂人自身的經歷,聽到陳奐仁《沒出息》表面含笑與內裡的無奈心痛矛盾,透過靚聲輸出,或多或少都會讓人心裡戚戚然。

很多人已在 Facebook 猛 Like and Share 這首《那些年》,我也知道它推出了兩個多月。我第一次聽的時候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還未上畫,印象只是一首好聽的慢歌,略嫌未夠乾脆。有些歌就是這樣,多聽幾次你就會有愛上它的傾向,要用時間去證明它是值得推薦的。

發覺身邊的舊中學同學都很惦那些高中的時光,回眸青春的靦腆竟然有歲月不繞人的滋味。當然因為不同人的經歷而令《那些年》昇華了,但究歌曲本身曲詞編也心思不少,小說原作者九把刀親自執筆的歌詞自然最有殺傷力,無論是編曲弦樂的點綴,或是副曲輕輕的半音處理令歌曲變得更可愛。

其實我也不用多加說明,主流傳媒和受眾的支持已經足夠證明《那些年》的成功。Youtube 將破六百萬的點擊率,就連903連林宥嘉, 張惠妹都沒有給予冠軍,破天荒獻了一次給台灣樂壇。有人會想到《I Believe》,我則想到了 RubberBand 的《夏令時間》,同樣的唏噓,同樣的夭心夭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