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A2011 – week37:獻給六十年代

步入最後一季,意味著年尾 OMA 選又要啟動,2011年則剛好來到第五屆。旨不在製造流行新指標,說穿了只是限制自己在一個既有固定的框架內選擇年度值得劉明的作品,總括一年香港樂壇,強調只有主觀,但耐何大家都覺得好客觀。這年繼續分開歌手類、歌曲類、技術類、藝術類及唱片類,附設網民票選類以不致年選成為一言堂。OMA 在選擇好音樂的同時著重歌曲的流行傳播度,目的是衝著香港四大電子機構「以歌手論歌」的現象,希望還原「以歌論歌手」的基本步。

上四屆 OMA 的結果經已可以在 Ch!sin 上方的 Bar 瀏覽,一路好睇。

不喜歡《那誰》,縱使被炒得熱哄哄。一首旋律普普通通,介乎於平平與好聽之間的尷尬 K歌,只是大家又一次被黃偉文錐中自己的情傷。不過在《那誰》之中還是聽到蘇永康歷練賦予的質感。加盟華星首張專輯首支派台作《別將音量收細》竟然起用台灣班底黃韻玲鍾興民,Big Band 的曲風之上舖排和音或是刻意增加的層次感,令整首歌很有立體感,呈現一套百老匯歌劇。其實早在2008年《So I Say》蘇永康已經有類似的演繹,那時候的 Light Jazz 演化成更熱鬧的《別將音量收細》。聽《別將音量收細》第一下就聯想到林宥嘉的《看見甚麼吃甚麼》,不單是曲風的事,恰巧兩首歌都出自黃偉文,一寫味覺一寫聽覺,同時引伸出想食就食想聽就聽的信息,簡直是姊妹作。
我發覺不只香港鬧歌荒,就算台灣樂壇這陣子也很靜,未有承接年頭的熱鬧。楊承琳、郭靜、吳建豪專輯之中都未找到很有亮點的作品,翻生的五月天只顧電影大銀幕而未覺歌曲《OAOA》已缺少了以往的靈魂。2011年純搖滾樂隊並不活躍,反而電音組合就已經有女孩與機器人、魔幻力量、Tizzy Bac先後出碟。其中以 Tizzy Bac 【告密的心】的創作最多元豐富,第三主打《周日午後的婦女時間》大玩懷舊,回到六十年代Agogo的那些年。又是一次誇時代的實驗,將那個年代的經典鋼琴編曲配上2011年的爵士鼓。更啜核的是歌詞由下廚的嘗試層遞到生活的探索,興鬆而不俗套。今星期的兩首推介作品都巧合地獻給那一個年代,又燦爛又糜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