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香港人會聽得更有共嗚,林宥嘉【美妙生活】

都出了好一陣子,我沒有計劃詳打林宥嘉【美妙生活】的碟評。聽得越耐,聽出一個笑點來,或許更適合聽【美妙生活】的是香港人而不是台灣人,這是一張獻給中環天水圍牛頭角居民的專輯,最起碼自己作為青衣的街坊聽得很有共鳴。

承蒙鄧小姐的大力推介,林宥嘉由【感官/世界】開始就愛上用香港填詞人。上一張林夕抽象的《耳朵》和黃偉文玩野的《看見甚麼吃甚麼》,藉著感官為題,兩大詞人竟在同一平台上較勁。林宥嘉打破香港專輯非林即黃去統一大碟概念的做法,只是沒想過戰場會移施在台灣。

【美妙生活】的點題作就就由林夕操刀,聽到一句心底裡笑了笑:

「抗議我要抗議,沒想到抗議什麼」

就像是影射香港的投訴文化,遞補僭建菜園廿三,乃至去年投訴港男歧視男性今年就有男評判,林夕似乎借鑑了「投訴之都」惡搞一下。平白的《開門見山》式的歌詞,字裡行間卻很紙醉金迷蘭桂芳,WOW 得何其靡爛。

前陣子家中左方、上方裝修夾擊,就連大廈前方的學校因為被殺而淪為地盤一個。而本大少又習慣遲睡遲起,可惜中午十二點是清晨的日子不再,九點就轟轟轟轟轟。我屌一聲之後,就想起林宥嘉的《自然醒》:

「一樓, 四樓, 七樓,Stereo大合陣,
成年以來一直睡不夠,幹嘛休假樓上總有人裝修」

錐中何其多香港人的心聲。香港高樓林立,住僭建村屋的只有少數,相對平房較多的台灣,黃偉文將《自然醒》寫得好香港味。

就算台灣填詞人姚若龍《想自由》也交出一句:

「就像被困住的野獸,在摩天大樓渴求自由」

其實執著的不只是港台樓宇高度的相差,還有忙碌一世香港人的心靈空虛。李焯雄《我總是一個人在練習一個人》說穿了中環 Office 剩男剩女的心聲:

「一個人去上班,又一個人去吃飯」

歌詞是港鐵上一人一 iPhone 的上班族最佳內心讀白。

坦白說【美妙生活】音樂部份不算出色,但卻突顯出林宥嘉細膩的演繹。聽著聽著,覺得林宥嘉淡淡然的唱法蘊藏大量的情感,如將蕭敬騰的咆哮往內鑽,幾首黯然的慢歌牽附著聲線的唏噓。彩虹村的居民,你感受到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